徐州門戶網站  >   汽車  >  正文

“召回”帶來汽車零部件轉型發展新課題

  “召回”帶來汽車零部件轉型發展新課題
  
  原標題:“召回”帶來汽車零部件轉型發展新課題


  
  汽車是與生命安全息息相關的特殊工業產品。對于汽車而言,保證人身安全永遠是第一位的。
  
  召回,已經成為汽車時代一道維護產品質量、保護生命安全的“防護門”。
  
  6月20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公告顯示,寶馬(中國)汽車貿易有限公司根據《缺陷汽車產品召回管理條例》和《缺陷汽車產品召回管理條例實施辦法》的要求,向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備案了召回計劃,決定從即日起召回2018年11月21日至2019年3月8日期間生產的部分進口X7汽車,共計209輛,主要涉及安全氣簾的問題。
  
  “通過召回,消除汽車零部件本身的安全隱患及其他問題,是企業的明智之舉。”汽車行業分析師鐘師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采訪時說。
  
  召回成為“安全防護門”
  
  如果汽車安全氣簾觸發時不能完全展開,后果就是當車輛發生碰撞事故時會增加駕乘人員受傷的風險。這次,寶馬就是因為這個零部件問題主動啟動召回。
  
  寶馬的召回計劃顯示,本次召回范圍內部分車輛因裝配錯誤,造成乘員頭部安全氣簾可能以扭轉狀態安裝在車輛上,導致安全氣簾觸發時不能完全展開,當車輛發生碰撞事故時會增加乘員受傷的風險,存在安全隱患。寶馬(中國)汽車貿易有限公司表示,將免費為召回范圍內車輛檢查安全氣簾的安裝狀態,必要時重新進行正確安裝,以消除安全隱患。
  
  安全氣簾也稱頭部氣囊,屬于安全氣囊中的一種,同為汽車的被動安全配置。安全氣簾一般情況下都是前后貫通式。它能在車輛發生側面碰撞或翻滾時爆出,用來遮蓋車輛兩側的整個車窗以保護駕乘人員頭部。
  
  此前,今年4月16日,華晨寶馬及寶馬(中國)汽車貿易有限公司宣布的召回計劃也涉及安全配置的零部件。其中表示,將自2019年8月30日起,召回360001輛汽車。召回原因,是由于本次召回車輛安全氣囊裝備了高田公司生產的未帶干燥劑的硝酸銨氣體發生器,該氣體發生器可能在氣囊展開時發生異常破損,導致碎片飛出,傷及駕乘人員。為解決該隱患,將免費為召回車輛更換所涉及部位的氣囊氣體發生器。
  
  其中提及的日本高田公司,曾是世界三大安全氣囊生產商之一,日本高田產品的市場占有率曾超過20%,但因為隱瞞氣囊安全隱患,導致發生的一系列事故讓高田氣囊名譽掃地,甚至被一些人稱為“死亡氣囊”。
  
  高田氣囊質量問題的爆發,始于一起交通事故。2009年5月16日,美國一位18歲的女孩埃希利帕海姆開著一輛2000年生產的本田雅閣去接放學的弟弟。在學校的停車場,汽車與另一輛車相撞。氣囊展開后,女孩兒被氣囊中彈出的一個金屬片劃破頸動脈,失血而亡。
  
  涉案的本田公司,是高田氣囊的第一大客戶兼股東。隨即,本田立即宣布召回安裝了高田氣囊的50萬輛汽車。由此,時間最長、涉及范圍最廣的汽車召回幾乎席卷全球。據不完全統計,全球有1.2億輛汽車采用了高田氣囊,涉及所有主要汽車品牌。由于數量過于龐大,涉事車企不得不分批召回。其中,大眾品牌在國內第一批召回于2018年3月開始,最后一批要到2019年底;2017年,奔馳也召回了35萬輛汽車,2018年召回了10萬輛汽車。
  
  2015年,高田公開承認其所生產的氣囊存在隱患,并因為無法承擔巨額索賠,于2017年6月申請破產保護。但破產并不意味著氣囊事件的終結,因為采用高田氣囊的汽車召回工作還遠未完成。寶馬于今年4月發布的公告,仍在此列。
  
  汽車召回,多是涉及零部件問題。近年來的召回,幾乎涵蓋了大多數廠家和品牌。
  
  今年3月,斯巴魯汽車宣布,將在全球召回220萬輛汽車。原因是這些車輛存在剎車指示燈故障問題,可能會影響發動機的正常啟動。如果不包括因高田氣囊問題導致的召回在內,按受影響車輛計算,此次召回是該公司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一次召回。斯巴魯已為此次召回撥備了約10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6億元)。
  
  1971年,在通用的召回中,因為發動機懸置隱患,有670萬輛車召回,原因是發動機懸置不穩固容易移位,從而可能會引起配備拉線式油門的車輛,出現突然加速的狀況,由于駕駛員失去了速度的控制權,極有可能造成完全失控,而通用的解決方法就是在發動機懸置的位置加裝限位器。
  
  1972年,大眾因為雨刷臂螺釘松動隱患,召回了370萬輛車,覆蓋1949至1969年款的車型,而兩個雨刷臂可能會因為其中一個的松動造成全面罷工,如果遇到暴雨天氣,在行駛過程中,兩根雨刷突然卡頓,其危險性可想而知。
  
  1981年,通用宣布召回旗下582萬輛汽車,原因是后懸架下擺臂的固定螺絲可能會產生松動,進而引發下擺臂分離的狀況,如果是高速行駛,存在危險性。而此次召回時間也長達數年,原因是召回車型都是20世紀70年代的產品,聯系車主和確定車輛的去向難度較高。
  
  1996年,福特因為用了有缺陷的點火開關,而召回了870萬輛汽車,主要是皮卡和SUV車型,原因是點火開關存在短路過熱的隱患,有可能引起轉向機構的火災,事實上也造成了1100多起火災,在美國和加拿大地區,這個問題共引發了超過1100起汽車火災,福特表示已知30人因此受傷,萬幸沒有造成死亡。這種點火開關由聯合科技(UT)提供,安裝在1988款到1993款各類汽車中。如果追溯到1983年,福特總共為2600萬輛汽車安裝了這種點火開關,但最終僅召回了三分之一。福特認為,因為1987年之后的車型電流增強,才導致火災隱患,而這次召回福特損失了2億美元。
  
  從2009年開始,豐田便陷入了多款車型突然加速的丑聞困擾之中,最終全球召回900萬輛豐田及雷克薩斯汽車,召回金額高達50億美元。在這樁紛爭中,其實可以分為三類召回,首先是地毯有可能卡住油門踏板,其次是油門踏板可能無法復位,還有就是油電混動車的防鎖死煞車軟件問題。這三大零部件問題造成無數的事故。
  
  折射零部件領域問題
  
  “汽車及零部件行業已經成為召回的重點領域。”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郭禾向《中國汽車報》記者表示,認真解決存在的問題,才是對消費者負責。
  
  從近年來的召回情況來看,涉及汽車零部件最多的主要問題包括以下幾類。
  
  一是傳動系統零部件缺陷。比如轉向、制動系統零部件突然斷裂,如助力泵滲漏、ABS泵卡滯等,導致汽車部分或完全失去轉向或制動能力;燃油系統零部件如燃油管路、燃油箱等連接不良或發生破裂,尤其是在碰撞事故中容易破損,可能導致燃油滲漏和汽車起火;發動機零部件如燃油泵、加速踏板等突然發生故障或失效,可能導致汽車突然熄火或加速;發動機冷卻風扇葉片突然斷裂,可能導致維護人員受傷等問題。
  
  二是電器儀表零部件缺陷。如風擋雨刮器裝置失效或電機過熱,導致駕駛員視線不好或汽車起火;汽車電氣或電路系統短路或斷路,可能導致汽車過熱、起火或照明不好;車輪或輪胎裂紋或開裂,可能導致爆胎或車輛失控等問題。
  
  三是行駛系配件與其他零部件缺陷。如車身結構件的腐蝕導致車身強度受到影響,影響碰撞安全性;車輛懸掛系統的零件損壞,導致懸掛系統斷裂引發車禍;座椅或靠背在正常使用中突然失效,導致乘員可能受傷。
  
  四是安全系零部件缺陷。如氣囊在應當膨開的情況下不膨開,或者在不該膨開的情況下膨開改為氣囊工作失效;安全帶斷裂導致人員傷亡等。
  
  五是新能源汽車相關的零部件中,個別存在防水保護、高壓線束、車輛碰撞、車載動力電池、車載充電裝置、電池箱、機械部件和易損件等安全隱患。
  
  記者采訪的幾位業內專家認為,就我國汽車零部件企業而言,上述問題除了表明質量把控環節的問題之外,深層次的原因還與國內汽車零部件企業自身存在的瓶頸和短板有著十分密切的關系。
  
  首先,企業發展面臨壓力和挑戰增多。如今,不僅有原材料成本上漲和市場銷售不暢的壓力,還有跨國汽車零部件巨頭進入中國市場帶來的競爭壓力。同時,整車廠為了保持盡可能多的利潤,將整車市場競爭中的成本壓力直接轉嫁到零部件企業身上。由此,汽車零部件企業身受多重壓力。
  
  其次,汽車零部件產品質量提升緩慢。因產品質量水平的制約,目前國內零部件企業仍然是中低端的市場配套為主,汽車的核心零部件仍然存在空白。據統計,發達國家開發一款新車,70%的知識產權屬于零部件企業。國際汽車零部件供應商十分重視研發能力的投入,很多知名企業研發上的投入都達到銷售收入的6%至7%,同時建立一套科學、完善的研發體系。據我國幾家上市汽車零部件企業的年報,研發投入僅占銷售收入的2%左右,主要集中在科技含量相對較低的機械零部件方面。這也是國內零部件行業的短板所在。
  
  第三,國內零部件制造企業資源優勢不明顯。零部件制造企業配套與售后體系建設不同步,無法實現資源優勢最大化。國際零部件巨頭從前期配套開始,隨之就啟動了國內售后市場體系,使配套和售后得到同步推進;而國內汽車零部件企業,配套做得好的,受制于知識產權保護等因素,售后不能展開,售后做得理想的,配套很少,資源優勢沒有最大化。脫節導致市場份額被嚴重壓縮,市場上多是以國際零部件品牌、國內貿易商貼牌為主,國內企業自身發展受限。
  
  第四,客戶群體分散,給制造商生產能力帶來挑戰。目標客戶群體的分散性導致產品型號、產品要求、采購習慣、合作方式等各方面需求上也存在較大的差異。汽車后市場訂單普遍呈多品種、小批量、多批次的特點,既要求制造商保持柔性化生產能力,能夠快速地轉換生產線生產不同型號、尺寸、規格的產品以此滿足“一站式采購”,具有獨特挑戰性。
  
  第五,零部件企業缺乏品牌知名度和影響力。對標國際品牌,國內企業大多品牌無知名度,品牌價值得不到彰顯。企業受制于品牌、質量、質量管理體系、技術、個體弱小、成本上升等因素,競爭優勢明顯不足。此外,高仿、換標等現象的存在使得質量難以保障,市場上充斥的副廠件、高仿件進一步壓低配件價格、損害品牌件的品牌形象,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國內零部件企業品牌發展。
  
  “正是表面原因與深層次原因的共同作用,導致國內零部件企業設計能力、質量把控能力與國外企業存在明顯差距,只有加快轉型,才能贏得發展。”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合會秘書長崔東樹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采訪時認為,召回所折射出零部件企業存在的問題,只有通過轉型來解決。
  
  轉型加快發展的路徑
  
  “不管是因為安全氣囊、安全氣簾還是其他問題,汽車召回都是為生命安全負責。”鐘師表示,一般情況下,任何一家汽車生產企業都有可能生產出有質量問題的產品,無法保證產品質量絕對沒有問題。造成產品質量問題,既有客觀因素也有主觀因素,既有隨機因素也有系統因素。汽車召回,是解決汽車產品質量問題、質量缺陷最有效的補救措施之一。
  
  專家建議,我國汽車零部件企業要加快轉型,實現更好更快的發展,必須重視以下幾個方面的工作。
  
  一是以技術創新、質量提升增強核心競爭力。要從材料技術、設備技術、工藝技術、制造技術等各個模塊努力去提升水平,零部件企業的競爭力才會提高。穩定可控的產品質量,是企業發展、品牌價值的基礎。要堅持高質量發展,更需要做好完善可控的質量管理體系。提供更多更好市場認可的零部件產品,將失誤的概率降到最小,是企業的責任所在。
  
  二是精準定位,塑造品牌。要立足市場環境及自身產品特點精準定位,揚長避短,圍繞標準做出高質量的產品,就會在市場上找到清晰的發展路徑。定位不清晰,就容易被市場誤導。品牌決定零部件企業在市場中的占有率,是市場識別產品質量的便捷途徑。生產企業應該抓住每一個機遇,塑造品牌,提升品牌知名度和影響力。
  
  三是重視銷售渠道建設。汽車零部件企業的強項是產品制造,面對整車配套及售后市場完全兩個不同的消費主體的不同需求和要求特性,準確選擇銷售渠道很重要。加入傳統渠道模式,諸多要求不能滿足;而自建渠道,面臨銷售人員的招聘、培養、管理難,渠道建設成本很高等問題。當今市場,一方面傳統營銷模式、社會化電商、專業垂直電商等多路徑共存,另一方面,強強聯合成為發展趨勢,未來零部件企業應共建供應鏈平臺,共享資源優勢成為發展的必然。
  
  四是加強售后服務能力。隨著信息高速發展,透明度越來越高,企業和終端客戶的距離不斷拉近,終端客戶的訴求很快傳遞給零部件廠家。廠家對終端客戶需求的處理效率直接影響消費者的感受。此時服務就顯得尤其重要,服務的效率和質量一定程度上影響著品牌。因此,對安裝、使用有一定要求的零部件,廠家必須有能力指導規范安裝和正確使用。
  
  值得欣慰的是,我國汽車零部件企業也在不斷努力,不斷提升自身的競爭力。6月24日,在《美國汽車新聞》發布的2019年全球汽車零部件配套供應商百強榜上,有7家中國汽車零部件企業上榜,比去年多出一家。從上榜中國汽車零部件企業情況看,除了位列89位的五菱工業外,其他6家中國企業2018年的營業收入都呈現增長態勢,其中領先的延鋒裝飾位列第15位(上年為第16位),2018年營收145.06億美元(約合人民幣997億元),同比增長1.6%;北京海納川位列第61位(上年為第65位),2018年營收38.69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66億元),同比增長4.57%;中信戴卡位列第65位(上年為第71位),2018年營收35.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46億元),同比增長17.3%;德昌電機位列第80位(上年為第79位),2018年營收25.41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75億元),同比增長1.88%;敏實集團位列第86位(上年為第92位),2018年營收19.02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31億元),同比增長8.69%;新上榜的中鼎股份位列第92位,2018年營收17.14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18億元),同比增長5.8%。
  
  其中的佼佼者之一延鋒汽車飾件系統有限公司,是1994年9月21日在上海成立的。經營范圍包括開發、生產用于汽車、卡車和摩托車的塑料和裝潢產品等,現已成為國內最大的汽車零部件企業之一。近年來,其轉型步伐日益加快。2016年,延鋒宣布將在美國伊利諾伊州的Belvidere建造一座工廠,為美國企業供應Jeep切諾基車型用的汽車座艙的儀表盤等內飾部件,也將吸引更多當地的供應商與延鋒汽車裝飾有限公司展開合作。目前,延鋒公司在全球擁有140多個生產研發基地,為國內外30多家著名整車制造商提供零距離即時化供貨,產品出口至北美、歐洲、澳洲、東南亞等20多個國家和地區。
  
  首次上榜的中鼎股份,成立于1998年,主營業務為密封件、特種橡膠制品的研發、生產、銷售與服務。隨著其轉型步伐加速,其規模也在不斷擴大。當前,其擁有國內外專家領銜的千人研發團隊,建有“國家認定企業技術中心”、“院士工作站”、“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已搭建起研發本部、歐美研發中心和產學研合作的多維研發體系。如今,中鼎擁有數百項國際、國內發明專利,能夠完全滿足相關領域的同步開發戰略需求。近年來,其各項經營指標雄踞國內同行業前列。
  
  今年的百強榜中,入圍的企業共來自17個國家和地區,而美國企業上榜數超越日本,共有25家企業入圍,日本則有23家企業進入今年的榜單;德國今年上榜數與去年持平,有20家企業入圍。此外,中國企業的數量位居第四。
  
  “從中可見,雖然還有一定差距,但中國汽車零部件企業的國際競爭力在不斷提升,在規模擴張的同時,也在積極開展國際化布局。因此,其國際地位也在不斷提升。”崔東樹表示,希望有更多的中國汽車零部件企業在加快轉型之路上不斷提升,依靠自己的實力進入行業競爭的前列。
  
  編輯:姚福泰
*圖文來源網絡 如有侵權 請聯系我們進行刪除企業媒體分類資訊-彭城視窗

Copyright © 1996 - 2016 8651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彭城視窗 彭城社區 蘇ICP備05063195號 經營許可證編號:蘇B2-20150194

聯系我們|86516.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權所有 徐州神往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开元棋牌官网app下载